□記者周廣現文記者平偉實習生高陽攝影
  閱讀提示|兩歲的淼淼突遭車禍受傷,媽媽被撞身亡,而爸爸又不知道去哪裡了,孩子的不幸遭遇牽動眾人心。前天下午,失去聯繫一個多月的淼淼爸爸終於給家人打來電話。昨天下午2時45分,淼淼的爸爸付某輾轉來到鄭州仁濟創傷顯微外科醫院。在重症監護室,看到受傷的女兒,付某未語淚先流……
  付某說,之前他和妻子鬧了點小矛盾,就到浙江台州打工了。4月底,他曾經在網上和妻子聯繫過。“本來想等在外邊安置好,就給妻女打電話,沒想到……”
  拉著女兒的手,33歲的漢子邊哭邊喊
  昨天下午2時45分,淼淼的爸爸付某趕到鄭州仁濟創傷顯微外科醫院,滿臉凄楚的他是在二哥付志明的攙扶下走到三樓重症監護室的。換上無菌消毒服後,付某進入該室。看到病床上的女兒,33歲的漢子未說話已是淚流滿面。
  “淼淼,淼淼……”付某拉著女兒的手,邊哭邊喊。最後,他捂著臉,哽咽著再也說不出話。淼淼已經蘇醒,但由於身體虛弱沒有說話。
  3時06分,付某捂著臉從重症監護室里出來。在電梯里,他向岳父下跪。
  付某說,前天下午獲悉妻子遭遇車禍身亡女兒受傷的事後,立即就從台州往回走,先坐汽車到杭州,然後又坐火車到上海,再從上海坐火車到鄭州,“一刻都沒停”。
  付某本想等在外邊安置好就給妻女打電話
  大河報記者在採訪中多次聽付某的家人講,付某於4月8日外出未歸,音信皆無,家人還曾到鄭州市公安局須水派出所報了案。那麼,為什麼付某外出一個多月都沒和家裡人聯繫呢?
  昨天下午,在鄭州仁濟創傷顯微外科醫院的一間小辦公室,靠在沙發上、始終沒有睜眼的付某說,他和妻子於2012年4月18日結婚,他曾經買了貨車在鄭州做物流生意,但後來賠了。今年3月底,他和妻子鬧了點小矛盾,妻子就帶著淼淼回了漯河娘家。4月8日,他到大哥家吃飯,和大哥一起喝了一瓶白酒和一件啤酒。吃完飯的當天下午,他就買了一張長途客車票,坐汽車到了浙江樂清市,坐車時還把手機弄丟了。他走時,誰也沒說。後來,他到了浙江台州,因為他以前在台州打過工,感覺台州好找工作。他在台州買了一輛電動車,跑摩的,每天能掙100多元。
  付某說,他在台州租了房子,已經付了3個月的房租,“本來想安置好後,再給妻女打電話,沒想到……”
  付某說,4月底,他曾經和妻子在網上聯繫,當時妻子問他在哪裡,他說他在外邊工作,沒事。
  鄭州仁濟創傷顯微外科醫院副院長錢聰穎說,如果情況穩定,淼淼再過兩三天就可以從重症監護室轉到普通病房了,5月23日,淼淼過生日時吃蛋糕沒問題。  (原標題:見到妞妞爸爸未語淚先流)
創作者介紹

kjvtllwdsln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